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专业的流氓?

Ah, almost forgot, my weekly posting of my column in Oriental Daily ;). This was my last week's column, with regards to the professional hooliganism displayed by the Malaysian police force. I contrasted then the case of Nathaniel Tan being detained with that of another victim of police brutality, Tung Ket Ming, who I'll write about shortly in English/Malay.

In the meantime, here's the column for your reading pleasure.

专业的流氓?
潘俭伟

上周初同一时间,有两个人获警方批准保释释放。然而,媒体给他们所呈献的报道效果截然不同。

其中一名被扣留者陈仁义,乃26岁的年轻博客、美国哈佛大学校友及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的幕僚。警方当时援引官方机密法令逮捕陈仁义,并宣称他拥有国内安全部副部长佐哈里涉嫌贪污的机密文件。

另外一位被扣者,即只读完小学的39岁专业烧焊工人唐国民,不知何故竟被警方怀疑他涉嫌一宗持械抢劫案。

两人被捕时,警方并没有告知他们所涉嫌的罪状。即使被扣留超过6小时后,除了警方之外,没有其他人包括他们的家人,知道两人当时的状况或扣留地点。

当他们被带到法庭申请延长扣留令时,警方故意不让律师接触两人。虽然他们一再强调本身被人冤枉,但这些话当时只好给硬生生地吞进肚子里。

无可否认,这些都是警方滥权的一面,甚至还否认国人所享有的基本人权。这就是上述两宗案件的相似点。

在唐国民被扣留当晚,警方分别把他带往万挠警局严词拷问和殴打,要他承认涉及一宗持械抢劫案。但是,他一直不肯认罪,以致惹怒查案官和负责扣留他的警员,一晚就被殴了三回。

这些警察用手、手肘、脚和飞天脚毒打其腹部、脸部和头部,导致他的胸口疼痛、脸部黑青发肿、鼻口流血。警方也使用塑胶水管围殴其头部、颈部、脚部和脚底,前后高达50余次。

随后,查案官自行打出一份口供书,要唐国民立即签名。最初,唐国民拒绝签名,可是最后难忍痛楚而乖乖签名。

至今为止,他还对有关口供书的内容不清不楚。这是因为他读不懂马来文,而警方又没有解释给他听。最后,他再也无力行走,只好倒在地上“爬”进扣留室。

当唐国民被带往推事庭时,推事批准让他求医,但警方却因为其向推事投诉警方行径而再次殴打他。

另一边厢,虽然警方由始至终对陈仁义咄咄逼人,但他并没有受到虐待。根据陈仁义指出,警方非常忧虑获释后可能构成的负面报道,因此不敢给他非人对待。

陈仁义除了获得反对党领袖强烈声援,以及主流媒体关注之外,他还获得博客社群一致谴责警方的逮捕方式。他甚至有坚定支持者和家人,每晚守在警局外办烛光声援会。

显然地,大多数被警方扣留的国人,绝不会像陈仁义般幸运。这再次应证我国有必要尽快设立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早前所答应的“独立警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

一旦警方置于独委会的聚光灯下,他们肯定会更克制本身的言行举止,并确保本身更遵守国家法律,同时减少“专业流氓”的滥权情况。

为了避免像唐国民所承受的苦难经历重演,政府必须立即设立独委会,作为赠送给国人的独立50周年大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