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2, 2007

“流氓”学士

The following article on "B.A.(Hons) Thuggery" published in Oriental Daily on 14th October was based on a few posts I wrote on my Education blog - B.A.(Hons) Thuggery, MA Thuggery (UPM) and the latest, B.A.(Hons) Thuggery (II).

No thanks to the annual occasions where the UPM establishment protects the bullies and blames the victims, the latest being first-year UPM student Yee Yang Yang who had to consider legal action to get back his laptop and other items which was unreasonably seized by the campus security. Clearly, UPM offers academic programmes which allows its degree holders to join the thugs at UMNO Youth. ;-)

“流氓”学士

你是否感到惊奇:为何许多政党青年团常有趋向流氓的文化?尤其当其他组织不同意这些领导人的意见时,结果巫青团就于1996年11月率领400人马,硬闯在吉隆坡某酒店举办的第二届亚太东帝汶问题会议(APCETII)。

2000年8月,为了反击华社提出的1999年华团全国大选诉求,巫青团又带了200人到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示威,甚至扬言放火烧雪华堂。

去年,巫青团还带了50个流氓到马华格拉娜再也区国会议员卢诚国的办公室,并发出措词强烈的最后通牒。此举乃针对卢诚国在国会演讲时,批评国内中学的历史课本太过注重回教文明,以致忽略华裔与印裔对建国及抗日的功绩。

在今年的马六甲马接区州议席补选,以及雪兰莪州依约区州议席补选,我们再次看到巫青团的流氓行径。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政府没采取行动对付这类不合法的行径呢?

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们是从在哪里学会这些流氓行径?如今,我们终于知道国内优秀的高等学府,竟是“训练”流氓的最好场所。

上个月,博特拉大学保安官员无缘无故闯入俞扬阳所住的学生宿舍,强行没收他的手提电脑、电话、MP3播放器及其它值6千令吉的财物。博大校长聂慕斯达法不但捍卫保安当局的行动,还反指控俞氏拥有非法传单,包括其电脑含有色情内容。

但是,博大校方不久后却一改常态,同意归还所有扣押的财物,并中止对俞杨阳所展开的调查。校方亦承认保安当局的程序有必要改善。然而,博大校长始终没有道歉,更没有惩罚犯错的保安人员。

同样地,博大校长为何没有采取行动,对付一些流氓学生在去年7月所干下的行径。当时,博大学生会主席率领约40人团团包围博大前进阵线5位成员。

滋事者当时将柜台上的全部东西,包括传单和头盔没收。之后,滋事者还用手推挤他们、高喊口号并大声呼喝他们离开。结果,2名女生遭推倒而闹上警局。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博大校长以导演身分跟滋事者主演一场“握手戏”以示“族群和谐”。聂慕斯达法甚至形容滋事者当时只是高唱宿舍歌及欢呼。

博大最近被政府确认为国内4所研究型大学之一。这个殊荣应归功博大对流氓行为有相当深入的研究,并让所有参与实习者取得流氓系学士的毕业资格。

这些毕业生不只学会一流的流氓行径,还学会如何逃避惩罚、歪曲事实及推卸责任,进而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