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6, 2007

大学林立孰之过?

Below is my column for Oriental Daily last week. This time, I discussed on of my very favourite topics, that is the Government's focus on quantity rather than quality in education. This was also the topic of discussion when I was up on Astro last week on "Talking Issues". I've written extensively on this issue (you can read it here and here), so this article shouldn't need a separate translation ;)

大学林立孰之过?
潘俭伟

除了19所国立大学与大学学院之外,国内还有另外22所私立大学与大学学院。这个数目还不包括今年将获颁大学学院地位的大专学府。这意味着除了数十所跟外国大学合作提供学位课程的大专学府之外,国内2千640万人口却至少拥有超过41所大学与大学学院。若以比率换算,每64万4千个人口当中就有一所大学。

大约7、8年前,我国只有16所大学及大学学院。国内大学或大学学院如雨后春笋般林立,然而我们却面对另一个问题,即我们能否在短时间内聘请到足够并有素质的讲师?根据2004年统计显示,国立大学只有21.6%的讲师考获博士学位。至于私营大学的情况更难堪,即只有区区4%讲师具有博士头衔。

除了雪兰莪州务大臣基尔医生之外,我想其他人都会同意新加坡的教育素质,确实比我们还要好几倍。新加坡有400万人口,却只有3所大学。换算之,每133万新加坡人口就有一所大学。相较之下,我国的人口与大学比率却超出新加坡逾倍。

尽管只有3所大学,但新加坡其中两家大学《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与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全球大学排名榜各列入50强与200强内。新加坡新设立的第3所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没有列入榜内,这是可以理解的。反观拥有超过40所大学的马来西亚,却没有任何大学列入《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150强与交通大学全球大学排名榜500强内。

若有人硬指这些指标不能反映我国的高等教育政策重量不重质,我更不知道要怎样去反映当中的事实了。

结果,强调重量不重质的高教政策,自然会降低我国大学毕业生的沟通能力,并导致他们缺乏批判思维及分析能力。

事实上,我们现有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失业,足以反映所生产的大学毕业生过剩。而且,这些毕业生当中有一大部分没有足够的能力,为我们的全球性经济付出贡献。虽然我国缺乏电脑工程师与程式设计员,但许多电脑科学系的毕业生却面对失业问题,这是不足为奇的。

除了大学供过于求影响我国的高教素质之外,在马来西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我们是否有能力利用有限的资源,来开发年轻一代无限的潜能,尤其是提高他们未来的生产力与创意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鉴于国内大学的数量太多,加上政府的资金向来都非常有限,这导致政府的资源没有办法妥善分配予这些大专学府。

诚然,政府目前强调重量不重质的政策难以逆转。然而,政府必须有强烈的意愿来扭转这个趋势。即使这只是区区一小步,却足以反映政府承认其现有注重设立学位工厂的政策,确实为国家造就了太多高不成、低不就的次产品。
Post a Comment